中国支付清算协会认定猫眼“二清”事实 责令限期整改

媒体观点 07-15 18:22

今年二月,微博名为“李飞专职律师”的用户在自己的微博账号上公布了一封向中国支付结算协会提交的举报信,实名举报猫眼长时间进行违法“二次清算”,通过“截留中小影院票房收入”的手段扩充平台现金流。

所谓“二次清算”,是指将本该实时结算给影院的费用通过“截胡”的方式“中饱私囊”,利用霸王条款,将票款扣留30日之久,同时将钱用于“理财”,以达到从中获利的效果。

而当这种行为被揭露后,猫眼并没有立即采取措施,直至今日,猫眼仍无法做到与影院间“实时结算”。这一做法无疑极大的制约了众多中小影院的发展,甚至导致影院员工工资经常会遭到拖欠。

其实,猫眼电影“二次清算”由来已久,根据李律师提供的素材得知,猫眼在2015至2018这四年里,在线电影院票务服务总交易额依次为人民币12,901,800,000.00元、14,431,000,000.00元、21,679,600,000.00元、25,624,700,000.00元,违法“二次清算”实施确凿,远远超过非法经营罪关于200万的起刑点,而猫眼却通过钻“空子”的方式,将陋习沿袭至今。

猫眼背后的猫腻远不止这么简单。就在不久之前,电影《后来的我们》上映在即,却遭到了大量退票,武汉万达系影城共计退票4342张,东莞万达系影城共计退票2800张,全国被退票影院近4000家,这不禁引起大家的猜疑,幕后的操作者究竟是谁?

该“操作者”会先刷高影片的口碑,从而吸引消费者提前购票。随后随着购票的消费者越来越多,“操作者”就会利用影院的退票渠道对假的票房进行退票处理,猫眼作为这个操作的最大受益者,也洗脱不了“幕后黑手”的罪名。

今年除夕夜,猫眼娱乐在港鸣湾上市,首开盘价14.8港元,开盘微涨0.14%,但是好景不长,没坚持一分钟即破发 ,盘中一度跌幅超4%。截止收盘,盘价14.6港元,跌幅达1.08%。此前有媒体报道,猫眼娱乐急于IPO,普遍被市场解读为与其吃紧的现金流有着重要的关系。除夕之夜不惜“流血上市”,猫眼缓解资金流紧张的迫切之心可见一斑。

近日,猫眼娱乐宣布与腾讯控股、腾讯音乐集团成立“腾猫联盟”。腾讯方表示,将“全面支持”猫眼娱乐未来的发展。问题是,前有微影的前车之鉴,再加上腾讯在电影行业的布局与猫眼存在着一定程度的冲突,猫眼想通过这种松散式结盟上位的想法未必能实现。

上市之前,光线传媒及其关联方为猫眼最大股东,持股48.8%,微影时代、腾讯、美团的持股比例分别为20.62%、16.27%、8.56%。董事会也是“四足鼎立”,6位非执行董事中,光线系3席,微影、美团、腾讯系各领一席。可以看出,猫眼并非腾讯的嫡系,猫眼大概率不会从腾讯那里得到实质的“关怀”,而从腾讯一贯的与外界合作方式来看,这种联盟关系中,猫眼无非就是被腾讯布局的一颗棋子。

如今,资金匮乏,生态单一的猫眼企图通过这种“表面结盟”的方式寻求新的发展路径,未免还是想的太简单了,在整个市场降温的大环境下,如何讲好这个故事,是摆在猫眼面前的最大难题。


警告!请登录后再收藏
您已收藏过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