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通胀持续,令美联储头大!降息预期限制美元上涨空间

猛料直通车 07-01 17:25

龙讯财经2019年7月1日讯】上周五(6月28日),5月份美国PCE物价指数较4月份上涨0.19%,该指数不包括波动较大的食品和能源因素。其中,核心PCE的增幅接近该自2010年以来的区间顶部,延续了4月份0.25%的跳涨(0.25%是自2010年以来的第三大涨幅)。

此前,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议息会议结束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对美国经济做出了清晰而简洁的概述。他说,基本情况良好,特别是在最重要的领域“占经济70%的消费者支出部分的所有基本面都相当稳固”。

同时鲍威尔承认,目前存在一些问题,包括制造业放缓和美国目前的油气行业萧条。他还表示,在采取行动之前,美联储将密切关注经济的进一步恶化。

持续“低通胀”令美联储担忧


另一个令美联储担忧的问题则是持续“低通胀”,尽管这对消费者来说是个好消息。如果以核心PCE物价指数衡量的通胀率持续低于美联储的痛苦阈值,无论数值是多少,美联储将很可能会调整货币政策,不管经济状况表现如何。

美联储的“对称”目标是核心PCE指数每年增长2%,这表示增长幅度可以在目标值上下波动,该行不会采取行动。去年大部分时间,核心PCE通胀率在2%左右,但今年早些时候增幅有所放缓。

因此,鲍威尔在新闻发布会上的直接指出,委员会对通货膨胀率回升到2%的速度表示担忧。坚定地奉行2%的对称通胀目标,即使在健康的经济中,通胀疲软持续下去,可能导致长期通胀预期难以遏制的下行。

降息的导火索可能是一段明显低于2%通胀目标的“持续”时期。通货膨胀数据反复无常,今年早些时候核心PCE物价指数显著低于2%时,鲍威尔称造成这种低通胀的因素是“暂时的”。

此前耶伦在担任美联储主席期间,也曾用“暂时”一词来描述2017年初和中期导致核心PCE实际下降的因素(这些因素今年这种没有发生)。几个月后,她被证明是对的。

结构性因素


数据显示,核心PCE指数继4月份上涨后,3月、4月和5月的三个月涨幅现已达到0.50%。按年率计算,过去三个月的核心PCE通胀率为2.0%,这与美联储目标相符,而过去两个月则远高于美联储的目标。

但注意1月、2月和3月的大幅下降,以及现在的逆转情况,这些数据是不稳定的,很可能朝着任何一个方向变动。

但今年早些时候的“低通胀”恐慌似乎已经消散,这又给了美联储一个“耐心”的理由,在7月底的货币政策会议上采取行动之前,观察事态的发展。

但是,仍有一些“结构性”因素导致通货膨胀多年来一直处于美联储定义的“低水平”。这些因素已经存在了20多年,与互联网、全球化、寻找廉价劳动力、制造业和交通运输效率提高等因素有关,导致了通胀的急剧分化。

克拉里达:通胀水平已接近2%的目标


北京时间14:15,美联储副主席克拉里达就货币政策发表讲话,没有就货币政策前景置评。克拉里达称,美国通胀水平目前已接近2%的目标。

美国经济正在接近最大化就业和价格稳定的环境中运行,为美联储重新审视政策框架提供了良机。克拉里达强调,先前讲话中有关重新审视政策框架的元素,包括其对经济和通胀形势的评论。

但他未就近期货币政策前景发表评论,重申了与充分就业水平相符的失业率预估区间延展至4%甚至以下看似比较合理的观点,眼下人们普遍预计全球中性利率水平下行之势会持续多年。

尽管全球贸易局势缓和,预计对美联储降息的预期不会大幅下降,美元近期面临温和走弱风险。尽管如此,由于包括欧洲央行在内的其他主要央行也将放松货币政策,2019年美元的跌势将受到限制。


警告!请登录后再收藏
您已收藏过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