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推特全面复盘:总统是如何推卸油价上涨责任的

原油 12-10 08:45

龙讯财经2018年12月10日讯]2018年4月20日上午,石油市场突震。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Twitter上警告欧佩克,他不会容忍该组织操纵油价。

  当时,投资者可能会把这条清晨的推特视为一位反复无常的总统的又一次爆发。但7个月后,这看起来更像是一场战役的开场,目的是在油价上涨时转移指责,在油价下跌时邀功。

  特朗普的长期追随者在今年4月也会认识到,特朗普不是在挑起一场新的战争,而是在重新挑起对欧佩克(OPEC)的宿怨。在2012年大选期间,特朗普在试探政治风向、磨炼自己的“美国第一”(America First)言论时,最喜欢把垄断组织作为靶子。

  “对他来说,这是一种非常低成本的策略,因为如果他压低油价,他就会因此获得赞誉。如果油价上涨,就责怪欧佩克...这完全没风险。这在某种程度上是相当聪明的。”

  -Derek Brower, RS能源组主任

  可以肯定的是,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扮演了一个关键的角色在石油复苏以来原油价格跌至12½年期2016年低点。去年,这个由15个国家组成的卡特尔组织与俄罗斯和其他石油出口国合作,将每天180万桶原油留在市场上。

  但今年推动油价的另一项主要政策是特朗普决定恢复对伊朗的制裁。伊朗是欧佩克第三大产油国。回顾特朗普今年在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的推文,可以发现,就在他的伊朗政策推高油价之际,特朗普经常试图指责该组织。

  特朗普可能会比预期更早部署这一战略。在充满混乱、阴谋和内讧的会议结束后,欧佩克及其盟友本周同意新一轮减产,希望阻止油价暴跌。最近,油价暴跌导致布伦特原油价格跌破每桶50美元

  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财经频道(CNBC)对特朗普的推文进行了注释,以显示特朗普是如何利用推特(Twitter)影响围绕今年油价剧烈波动进行对话的。

  特朗普入主白宫前的推特简史

  特朗普于2011年8月首次在twitter上谈论欧佩克。当时,油价在每桶100美元左右徘徊,共和党总统初选正在进行,特朗普正准备发表他的政治宣言:“是时候强硬起来了:让美国再次伟大起来!”

  这些推文遵循的是一个相当可预测的公式:欧佩克(OPEC)正在推高油价,而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正无所事事地坐在一旁,而美国各地的加油站却在欺骗美国人。

  2011年至2013年间,欧佩克是特朗普的沃土。他在Twitter上发表了50多次有关该卡特尔组织的言论,并分别在Twitter上发帖批评沙特阿拉伯。但2013年9月之后,他基本上没提到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2014年只在twitter上两次提到该组织。

  然而,这两条推特是不同寻常的。在这两篇文章中,特朗普都引用了推特上的粉丝的话,他们说,美国和美国的关系正在发生变化。油价下跌是因为这位房地产开发商和电视真人秀明星向欧佩克施加了压力。  

  这种说法在2014年的任何一天都是站不住脚的,但在那个特殊的日子里,它却显示出了十分的大胆。

  特朗普在11月28日发布了第一条推特,就在前一天,欧佩克拒绝削减产量,以缓解日益严重的全球石油过剩。这是石油市场历史上的一个决定性时刻,引发了有史以来最严重的衰退之一。尽管如此,特朗普还是默认了这一点。

  4月20日:特朗普的第一枪

  后大约4½年期痛斥欧佩克在Twitter上,特朗普煽动称:

  这篇推文十分重要并且为今年余下的日子做好了准备。原油价格在2017年全年都在上涨,但在地缘政治、欧佩克政策和特朗普自己的议程的综合作用下,油价在2018年上半年加速上涨。

  到4月,特朗普恢复对伊朗制裁的可能性越来越大。这可能会收紧石油供应,并加剧中东本已在酝酿的紧张局势。 

  美国、英国和法国也在那个月对叙利亚发动了空袭,这增加了华盛顿和叙利亚主要支持者俄罗斯之间发生直接冲突的可能性。与此同时,也门胡塞叛军向邻国沙特阿拉伯发射导弹,沙特王储表示,如果伊朗研制出核武器,沙特将获得核武器。

  随着利比亚和委内瑞拉石油产量的下降,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的产量开始迅速下降,这加剧了供应方面的担忧。截至今年4月,该集团已从市场上每日减产约270万桶,较原计划高出约90万桶。

  有报道称,沙特希望国际基准布伦特原油价格升至每桶80至100美元,这进一步推高了油价。在4月20日召开的欧佩克(OPEC)联盟会议上,沙特能源部长哈立德•法利赫(Khalid al-Falih)对取消产量上限的想法泼了一盆冷水。

  同一天上午,特朗普发布了2018年欧佩克的第一条推特。

  6月13日:特朗普逃避油价上涨的指责

  特朗普没提到欧佩克近两个月,直到该组织年中会议前一周:

  自2014年特朗普恢复对伊朗制裁以来,美国原油价格最近首次突破每桶70美元。石油市场的共识几乎是一致的:油价上涨的责任主要在于特朗普。然而,特朗普仍坚持认为,只有欧佩克一人有错。

  由于担心伊朗政策会推高油价,特朗普政府一直在积极游说沙特提高产量。特朗普在推特上发文时,产量增长似乎已成定局,美国原油价格已从近73美元的近期高点跌至67美元左右。

  但美国汽油均价仍接近每加仑3美元。油价上涨可能会抹去美国中产阶级和工薪阶层从减税中获得的提振,这是共和党在2017年取得的唯一重大立法成就。这是11月中期选举前的一个政治负担。

  值得注意的是,特朗普指责奥巴马在2012年大选前与沙特串通一气压低油价。

  6月22日:特朗普的最后一招

  在欧佩克年中会议当天,特朗普提出了最后一个要求:

  特朗普得到了他想要的。某种意义上。

  OPEC同意将日产量提高约100万桶,但该计划缺乏细节,留给市场的问题多于答案。油价非但没有回落,反而上涨了。

  6月30日:特朗普向国王诉苦

  在美国油价接近75美元时,特朗普把事情揽在自己的手里,径直走向了最高层:

  白宫随后发表声明澄清,沙特阿拉伯有能力将日产量提高200万桶,但目前还没有开发其闲置产能的计划。

  特朗普是在美国原油价格在短短四天内上涨6美元之后,向萨勒曼国王发出这一呼吁的。尽管特朗普提到了伊朗和委内瑞拉,但油价飙升背后的罪魁祸首还是他自己的政府。

  在欧佩克宣布增产4天后,美国国务院一名官员对记者表示,特朗普政府正要求企业在11月4日前将伊朗原油进口降至零。这位官员暗示,几乎不会有例外。这一强硬立场震惊了市场,油价出现反弹。

  7月4日:独立日放烟花

  几天后,随着美国原油价格达到75美元,汽油价格在一个繁忙的假日驾车周末停留在每加仑3美元附近,特朗普放松了:

  在7月4日的周末,美国汽油价格创下四年来的新高。分析人士警告说,川普的强硬的伊朗政策可能会使油价居高不下,并使美国人失去他们通常在秋季得到的汽油价格优惠。一些人说,11月6日,也就是特朗普在伊朗最后期限的两天后,美国人去投票站参加中期选举时,实际上可能要花更多的钱买汽油。

  两天前,有迹象表明特朗普政府意识到自己错了,白宫组织了另一次与记者的电话会议。一名高级官员反驳了一名级别较低的员工的言论,这些言论导致油价在一周前飙升。

  美国原油价格很快稳定在65美元至70美元之间。

  9月20日:特朗普的时间不多了

  距离美国中期选举还有六周的时间,油价在75美元附近再度上涨,汽油价格也在每加仑2.85美元附近徘徊。特朗普在推特上写道:

  特朗普压低汽油价格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有报道称,沙特对布伦特(Brent)原油70至80美元的价格感到满意。欧佩克联盟的监督委员会也准备开会,据报道,该组织没有计划采取进一步行动来控制油价。

  与此同时,在特朗普11月4日的最后期限之前,伊朗的出口下降速度超出了许多人的预期。6月至9月间,伊朗原油日产量下降约80万桶。在接下来的两周内,油价飙升至近4年高点。随着美国原油价格逼近77美元,布伦特原油价格突破86美元,华尔街开始猜测油价将达到100美元左右。

  特朗普在推特上发表最新言论五天后,向联合国大会表达了自己的不满,在世界各国领导人面前宣称:“欧佩克国家一如既往地在剥削世界其他国家。”

  在上周接受《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采访时,特朗普透露,正是在这个时候,他打电话给沙特阿拉伯,就油价问题斥责他们。下个月,Falih表示,沙特将在10月增产约1,070万桶,11月将创纪录地增产1,100万桶。

  11月12日:油价暴跌,但对特朗普来说还不够

  特朗普下一次发推特谈论欧佩克时,石油市场看上去已经大不相同了。在市场普遍抛售之际,油价迅速下跌,欧佩克(OPEC)正考虑新一轮减产,以遏制油价下跌,这促使美国总统发出警告:

  此前一天,欧佩克(OPEC)联盟的监督委员会警告称,石油市场似乎供过于求,产油国可能不得不改弦易辙,削减产量。

  到那时,美国原油价格已经下跌了20%以上,降至每桶60美元左右。投资者不再担心伊朗制裁导致的石油短缺。现在,他们担心供应会很快超过需求。

  部分原因是对2019年石油需求增长低于预期的预测。但这也是因为特朗普允许伊朗几个最大的客户在未来6个月内继续进口其原油,尽管数月来他一直威胁要把伊朗的出口降至零。这意味着全球石油供应的下降幅度不会像欧佩克(OPEC)联盟预期的那么大,这引发了外界的指责,称特朗普实际上是在中期选举前欺骗了沙特,让油价暴跌。

  自特朗普上一条推特以来,又发生了一件大事:沙特阿拉伯在《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专栏作家贾迈勒?

  11月21日:特朗普利用哈苏吉危机

  接下来的一周,油价跌至每桶55美元以下,特朗普在Twitter上赞扬了沙特阿拉伯,并敦促该国继续压低原油价格:

  一天前,特朗普宣布他将站在沙特阿拉伯一边,尽管据报道,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得出结论称,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可能与哈苏吉之死有关。特朗普将他的决定很大程度上归因于他希望保持低油价,保护美国对沙特的武器销售。

  特朗普在Twitter上对沙特人说的“谢谢”之所以引人注目,有几个原因。首先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人们普遍认为这是劝阻沙特减产和提高油价的更广泛努力的一部分,尽管人们普遍预计欧佩克(OPEC)联盟本周也会这么做。

  其次,通过感谢沙特,特朗普做了一件他曾经批评为软弱和愚蠢的事情。特朗普在2012年3月的一条推特上说,沙特“操纵价格,然后认为我们是白痴,会感谢他们同意释放更多石油。”我们需要一位知道如何与欧佩克打交道的领导人。

  最后,这条推文提出了一个问题:对特朗普来说,低到什么程度才算够低?特朗普并没有明确表示,但在2012年和2013年的推特上,他说原油的价值不超过每桶30美元,虽然40美元可能可以接受,但25美元是理想的。

  分析人士已经警告说,每桶50美元的油价将开始给依赖水力压裂等昂贵技术生产石油和天然气的美国钻井公司带来财务压力。目前尚不清楚这对特朗普的算盘有何影响,也不清楚他是否真的打算追求超低价格。

  白宫没有回应澄清特朗普偏好的油价的要求。


警告!请登录后再收藏
您已收藏过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