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现货黄金白银投资必看】货币战争中你所不了解的现货黄金白银!

zhanglimeng 2016-11-28 15:08:14 114

西瑞大宗商品交易中心

1.png

自黄金白银跟各国货币脱钩之后,其商品化的速度非常迅速,但黄金白银的价格体系依然非常特殊,尤其是黄金,作为各国央行主要的储备资产,其官方间的交易和结算是非常不透明的。黄金白银的价格走势除了受到市场供需影响之外,更主要的影响因素是各主权信用货币的走势,比如2014年以美元计价的黄金是下跌的,而以人民币、欧元、日元等计价的黄金都是上涨的,以俄罗斯卢布、乌克兰格里夫纳等计价的黄金涨幅则更大。

关于黄金白银在当今货币体系,以及未来国家金融战略当中所能发挥的作用,很多人认为被夸大且已经过时,觉得黄金白银的地位早就没有那么重要了。实际上关于货币的问题,历史以来人类总是对其充满着自负、健忘和脆弱。

去年初,成立不久的乌克兰新政府受到美国和西方的支持,其诸多管理货币和金融市场的政策都是“西方”化的,可以说是尊崇所有最先进的市场理念和信用管理模式,对危机之下“有贵金属支撑”的货币管理体系不屑一顾。就在乌克兰新政府成立后不久,新政府就把前政府积攒下来的33吨黄金储备封装成四十多箱,在有军方保护的情况下,由基辅机场运往美国,而批准这一行动的正是当时的代总理亚采纽克(Yatsenyuk),要知道最不希望和平解决乌克兰危机的,正是亚采纽克。

一年后的2015年,由于乌克兰新政府在拯救货币方面除了祈求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的援助之外,已无计可施,导致本国货币暴跌超50%,乌克兰民众不得不开始抢购黄金白银等贵金属以寻求财富避险。仅今年年初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以乌克兰货币格里夫纳计价的黄金价格就从20000格里夫纳/盎司左右飙涨至超过40000格里夫纳/盎司,上涨了100%。此时,已成为乌克兰总理的亚采纽克不得不接受现实,他期望乌克兰通胀率能保持在26%(高得吓人),而且不能保证这种期望能够实现。实际上来自国际金融机构的援助对解决乌克兰货币危机作用有限,根本的原因在于乌克兰新政府没有“筹码”保证其主权货币的稳定性。

很幸运的是,以史为鉴可正衣冠。在中国有一个非常成型的案例,我们可以完整的看到,当年被“金圆券”事件搞得经济崩溃的国民政府是如何吸取教训、重建台湾新货币体系的。可惜,此时同样面临各种挑战的新乌克兰政府还没有想明白问题的关键点。

1948年8月,国民政府下令实行币制改革,以金圆券取代法币,强制将黄金、白银和外币兑换为金圆券(相当于没收人民手上的黄金白银)。后来因为金圆券含金量的迅速降低,造成恶性通货膨胀、经济崩盘,民心大失。金圆券事件被很多人认为是国民党在内战中迅速失败的原因之一。但不要忘了,正是因为“金圆券”事件,国民政府敛到了大量的黄金白银,这些黄金白银运到台湾之后,在稳定新台币和发展台湾经济方面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

1949年后的台湾跟大陆一样,存在非常严重的通货膨胀等问题,而国民政府至台湾后又导致上百万人口涌入台湾,台湾整个经济和金融体系所受到的冲击前所未有。当时国民政府并没有出于“安全”考虑,把从大陆运过去的超过400吨的黄金白银储备运往“同盟”者美国(这跟去年乌克兰新政府的选择完全相反),蒋介石把很大一部分黄金白银储备交给了当时国民政府“中央银行总裁”俞鸿钧,然后开始台湾币制改革、发行新台币。台当局当时宣称,将仍保留银本位制度,并定新台币与银元之比值为3比1。

为了更加取信于民,并保证新台币的稳定,从1949年开始,台当局就以黄金为准备金,发行新台币。直到1961年的时候,台当局还以5.5吨黄金作为准备金发行了2亿新台币,这已经是台当局自1949年以来第138次以黄金作为准备金发行新台币。

据《俞鸿钧传》记载:“俞鸿钧前后两次从上海抢运来台的黄金,使台湾金融迅即趋于稳定。民国38年(1949年)6月15日,‘中央’复以这一笔库存黄金的其中一部,移充发行准备,宣布台湾币制改革,发行新台币,一开始便奠定了新台币的坚实基础,以迄于今。”1960年6月3日,台湾《大华晚报》的一篇社论,颂扬刚去世的俞鸿钧:“他将库存数百万两黄金运来台湾,靠了这数百万两黄金,新台币改制,才能成功!这十多年的经济稳定,才有了基础。”

无独有偶,1816年,英国通过了《金本位制度法案》,从法律上要求黄金作为货币的本位来发行纸币。1821年,英国正式启用金本位制,英镑成为英国的标准货币单位,每1英镑合 7.32238克纯金,给英国拥有超过一个世纪的金融和经济影响力做出了很大贡献,英国经济并没有陷入通缩而崩溃。1944年美国确定了以黄金为“准备金”的全球美元本位制,美元以黄金为抵押,而全球其他货币以美元为基准,结果是,美元不仅取代了英镑成为世界货币,而且给美国经济和金融带来了极大的全球性优势,如果美国不陷入越南战争等,这种以黄金为核心的货币管理逻辑,并没有给美国带来通缩和经济下行压力。

中国的贵金属市场已日趋成熟,但整个市场还是受到了全球“美元为王”规则的冲击,更令人担忧的是,市场已不确信贵金属对未来世界货币层面的作用和影响力。近年来随着中国进口黄金的增多,以及成为全球消费和生产黄金的最主要国家,受到全球市场的高度关注。一些华尔街分析师屡次猜测中国官方黄金储备已超过3万吨,预测人民币国际化将会以黄金作为一定的信用支撑。但国内主流经济学领域却一直反对这种观点,认为以黄金作为信用保证将带来通缩压力,不符合当今全球经济和金融市场的发展潮流。实际上国际市场的声音总是有点夸大,而国内市场又过于谨慎和“学术”了。

中国目前虽然是全球黄金产量最大的国家,但要知道中国一直是一个缺少黄金储备的国家,历史上积累的黄金储备基本上在1949年被蒋介石政府全部运到了台湾。从1949年至2014年,中国总共才生产了不到6000吨的黄金,由于中国之前没有任何外汇储备,在进口方面主要支付的是黄金,再加上在工业等领域的消耗,6000吨黄金里面至少一半以上被消费掉了。进口方面虽然没有非常具体的数据,但整个年度进口量均没有超过需求量,最乐观的估计,总进口量肯定是低于5000吨的。也就是说,所有的矿产金和进口金加起来也就11000吨左右,就算这些黄金全部变成了央行储备,也没有外媒所说的3万吨那么多,更何况全部变成储备是不可能的。

但就像国内一些经济学者所说的,在人民币国际化,以及稳定人民币汇率和购买力等方面,不需要黄金作为信用保证,这种想法也是十分危险的。事实上中国央行也并不认为黄金只是商品,其官方黄金储备一直是上升的。从央行官员的发言里,也丝毫没有听到说要放弃或不增加黄金储备的意思。就在今年两会上,央行副行长易纲还讲到,人民银行和外汇管理局对提高黄金在外汇储备中的地位,要有一个科学的模型。这说明,在央行眼里黄金依然是一种“外汇”,提升黄金储备是肯定的,只是需要一个科学的模型。

中国增加黄金储备的科学模型,就是对未来人民币国际战略的一种精算和政策考量,比如1821年英国强化英镑国际地位的时候,规定每1英镑合 7.32238克纯金;1944年国际货币新体系建立之时,美国承诺美元跟黄金之间的固定兑换比例为35美元兑换1盎司黄金。那么中国未来到底需要多少黄金储备,这就需要计算人民币在整个国际信用体系当中,具体有什么样的经济增长、贸易体量、金融交易等相关数据,这可能也就是易纲所说的一个“科学模型”。但无论怎么说,至少目前央行所公布的1054吨的黄金储备是远远不够的,更何况中国目前还没有重视白银在整个信用货币体系当中的作用,因此可以说中国官方黄金储备就算在现有基础上再翻十倍也是显少的,因为美国1944年在推动“美元金汇兑本位”的时候,美国官方黄金储备超过22000吨。

事实是,在建立纸币信用体系方面,全球依然在摸索,完全纸币化的世界已经危机四伏、摩擦不断,最终以黄金白银为筹码的“货币战争”离我们并不遥远。虽然说国际货币的选择取决于综合国力,但当两个国家的体量不相上下,所掌握的资源、所承载的核心利益存在难以避免的竞争,以及对国际金融领域的需求都非常迫切时,两者的博弈就会进入“非常规”阶段,决定这种竞争关键节点和成败走向的,不是经济学上的那些大道理,而是一些非常重要的具有历史性作用的“秘密武器”。未来也是如此,打败一种纸币的,可能不是另一种纸币,而可能是充分利用了“黄金白银”的一张“货币”协议。

如果说货币战争在所难免,经济和贸易的发展对保护主权信用货币来说,只是一种常规性武器,真正具有核威慑的,依然是“贵金属”。

更多疑问及盘中交易细则加QQ1033891467期待与您一起交流学习;笔者专业从事现货分析多年,希望对您有一定帮助,祝大家快乐投资,赚的盆满钵满!